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有所乐老有所进

活到老学到老,生命不息,上进不止.

 
 
 

日志

 
 

高山流水总关情  

2008-03-20 20:5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高山流水总关情

当我乘飞机飞往香港的时候,俯瞰着翻滚的云海和绵绵的山丘时,我的心里回荡着音乐。

当我乘轮船经过长江三峡的时候,面对着汹涌的江水和陡峭的岩壁时,我的心里同样回荡着音乐。面对高山和流水,我自然想起了贝多芬和莫扎特。音乐没有国界,它无须翻译和解释,便能逾越语言的障碍,自然沟通人类的心灵,拨动着情感的音弦。大师们用音乐表达他们对世界和生活的看法,用音乐抒发他们内心的情愫。他们的音乐把大自然和人的情感奇妙地融为一体,使我由然觉得自己也仿佛成了大自然之子,仿佛成了音乐中的一个跳动的音符。我在职搞科研疲惫时,在家里曾一遍又一遍地倾听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聆听这些极为优美的钢琴曲,我仿佛置身在梦境中的幽谷溪涧飘浮,清澈晶莹的溪流洗涤着我的疲惫,驱除了我内心的重负。

莫扎特的音乐如同清澈的流水,在绵延的大地上流淌,时而平缓时而湍急,然而它们永远不会失去控制,始终保持着优美的节奏。莫扎特的旋律中有欢乐,也有悲伤,但没有愤怒。他可把人世间的一切情绪甚至他的仄恶都转化为美妙动人的旋律,这是他的神奇之所在。他的追求,何尝不是艺术的一种理想的境界?在人类艺术的长河中,有几人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莫扎特曾为一个业余法国园号演奏家写过几首协奏曲,他看不起这个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演奏家,称这位园号演奏家是“笨驴、牛、笨瓜”,其愤怒之心溢于言表。然而,他在曲谱上写出的旋律,却是人间少有的优雅的音乐,这些音乐一直流传到现在,能使现代人也陶醉在那迷人的旋律中。人们常说,莫扎特简直就是上天派到人间来传送美妙音乐的天使。人世间的变化再大,人类也不会拒绝莫扎特的音乐。曾有自称喜爱音乐的人说:不喜欢莫扎特。莫扎特太甜美,仿佛喜欢了莫扎特,就是一种浅薄。这样的看法太令人吃惊。在人类的历史上,有哪位音乐家为这个世界创造了如此丰富多彩的美妙旋律?他的第四十交响曲,他的《安魂曲》,是在贫病交加的境况中写成的音乐,把忧伤和困惑隐藏在优美迷人的旋律中,听这些旋律,只能使人对生命产生依恋,只能对生活产生憧憬。一位艺术家,面对穷困和死神,依然为人类唱着美丽的歌,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听贝多芬的交响曲,即便是对音乐知之甚少的人,也能在他那气势磅礴的旋律中感受到生机勃勃的力量,感受到一种居高临下,俯瞰大地的气慨。音乐家把心中的音符倾吐在乐谱上时,灵魂中涌动着多少澎湃的激情!贝多芬的其它曲子,也有相似的特点。听贝多芬的第五钢琴协奏曲,当钢琴高亢激越的声音突然从协奏的音乐中迸出时,眼前也似乎出现了流水,不过这不是莫扎特的那种缓缓而动的优雅的流水,而是从悬崖绝壁上倾泄下来的飞瀑,是从阿尔卑斯山上一泻千里的急流。在莫扎特的音乐中,似乎很少出现这样强烈的、激动人心的声音。如果是莫扎特的河流,他不会让流水飞泻直下,也不会让那些冷冽的冰雪掺和在他的清澈的流水中,他一定会寻找到几个平缓的山坡,让流水减慢速度,委婉地、迂回曲折地向山下流去。这样的流水,当然也是美,不过是另一种韵味的美。

在贝多芬的音乐中,能自然地让人联想起那些高耸入云的山峰,它们以宽广深沉的大地为基础,以辽阔的天空为背景。像自由不羁的苍鹰俯瞰着大地,目光里出现的是大自然的雄浑和苍凉,是人世间的沧桑和悲剧。只有那些博大的灵魂,才可能描绘这样气势浩大的景象。

然而,他的钢琴奏呜曲《月光》,却是倒映着清朗月色的高山湖泊,他的那些优美的钢琴三重奏,便是清澈的山涧,在幽谷中蜿蜒流淌……当音乐跌宕起落,震天撼地时,其山峰便成了洪峰汹涌的峡谷,轰然喷发的火山。他用如此强烈激荡的形式把心中的愤怒、焦灼和困惑直接用音乐渲泄出来,能使无数人产生共呜。

面对着这样的流水,这样的高山,很难回答哪个更伟大。在音乐的世界里,不能没有贝多芬,也不能没有莫扎特,少了任何一位,这世界都是残缺的。在两位音乐大师中,谁也无法说哪位更伟大,更了不起。如果把莫扎特比作流水,那么,贝多芬就是高山。流水和高山,都是大自然中最精彩的风景,流水的活泼清逸和高山的峻拔秀丽,同样令人神往。高山因流水而更显其伟岸,流水因高山而更跌宕活泼。

听莫扎特的音乐,可以坐下来静静地欣赏,犹如面对着水色潋滟、风光旖旎的湖水。会情不自禁地陶醉在他的音乐中。

听贝多芬的音乐,令人激动,令人坐立不安。在那些跌宕起落的旋律中,仿佛急步走在崎岖的山道上,路边万千气象,令人目不暇接。

这样的境界,都是诗意盎然的人生境界。

莫扎特和贝多芬,常使我想起春秋战国时期的俞伯牙和钟子期。他们的故事留给了后代最为美妙最为激动人心的知音情结。

俞伯牙弹起琴来,琴声优美动听,犹如高山流水一般。虽然,有许多人赞美他的琴艺,但他却认为一直没有遇到真正能听懂他琴声的人。他一直在寻觅自己的知音。

有一天,他乘船来到了汉阳江口。面对明月清风,琴兴大发,拿出随身带来的琴,专心致志地弹了起来。他弹了一曲又一曲,正当他完全沉醉在优美的琴声之中的时候,猛然看到一个人在岸边一动不动地站着。俞伯牙吃了一惊,手下用力,“啪”的一声,琴弦被拨断了一根。俞伯牙正在猜测岸边的人为何而来,就听到那个人大声地对他说:“先生,您不要疑心,我是个打柴的,回家晚了,走到这里听到您在弹琴,觉得琴声绝妙,不由得站在这里听了起来。”俞伯牙心想:一个打柴的樵夫,怎么会听懂我的琴呢?于是他就问:“你既然懂得琴声,那就请你说说看,我弹的是一首什么曲子?”

听了俞伯牙的问话,那打柴的人笑着回答:“先生,您刚才弹的是孔子赞叹弟子颜回的曲谱,只可惜,您弹到第四句的时候,琴弦断了。”打柴人的回答一点不错,俞伯牙不禁大喜,忙邀请他上船来细谈。那打柴人看到俞伯牙弹的琴,便说:“这是瑶琴,相传是伏羲氏造的。”接着他又把这瑶琴的来历说了出来。听了打柴人的这番讲述,俞伯牙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接着俞伯牙又为打柴人弹了几曲,请他辨识其中之意。当他弹奏的琴声雄壮高亢的时候,打柴人说:“这琴声,表达了高山的雄伟气势。”当琴声变得清新流畅时,打柴人说:“这后弹的琴声,表达的是无尽的流水。”俞伯牙听了不禁惊喜万分,自己用琴声表达的心意,过去没人能听得懂,而眼前的这个樵夫,竟然听得明明白白。没想到,在这野岭之下,竟遇到自己久久寻觅不到的知音,于是他问明打柴人名叫钟子期,和他喝起酒来。俩人越谈越投机,相见恨晚,结拜为兄弟。约定来年的中秋再到这里相会。第二年中秋,俞伯牙如约来到了汉阳江口,钟子期已不幸染病去世了。临终前,他留下遗言,要把坟墓修在江边,到八月十五相会时,好听俞伯牙的琴声。俞伯牙万分悲痛,他来到钟子期的坟前,凄楚地弹起了古曲《高山流水》。弹罢,他挑断了琴弦,长叹了一声,把心爱的瑶琴在青石上摔了个粉碎。他悲伤地说:我唯一的知音已不在人世了,这琴还弹给谁听呢?”两位“知音”的友谊感动了后人,人们在他们相遇的地方,筑起了一座古琴台,这就是今天的汉阳古琴台。直至今天,人们还常用“知音”来形容朋友之间的情谊。

后人有诗赞美曰: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与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莫扎特和贝多芬也是同一时代的两位大师。在艺术上,贝多芬对莫扎特满怀敬意,称他是“大师中的大师”。而莫扎特生前听到尚未出道的贝多芬的曲子后,也曾真诚地预言:“有一天,他会名扬天下”他俩作为音乐家,他们的心是相通的。在莫扎特《天神交响曲》震憾天地的旋律中,贝多芬因情感共呜而手舞足蹈了……

莫扎特和贝多芬的时代早已远去。重要的是,如果音乐家在作品中阐述了他对美的特殊理解,倾诉了美妙的真情,那么,他的音乐就会长久地拨动听众的心弦。因为他留下的旋律是人类的心声,是美好感情的结晶,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消失,也不会因为世事的更迁而变色。最公正最有情的因素是时间,莫扎特生前被误解,被冷落,死时连一口棺材也买不起,然而他的音乐却随岁月之河流向了未来。

    高山巍巍。流水潺潺。能在莫扎特和贝多芬的音乐中徜徉于美妙的高山流水,是多么地幸福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