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有所乐老有所进

活到老学到老,生命不息,上进不止.

 
 
 

日志

 
 

茶乡、古瓷都瑶里古镇  

2007-05-19 18:46:54|  分类: 文化蔓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茶乡、古瓷都瑶里古镇 - zzai-1937 - 老有所乐老有所进

 

           茶乡、古瓷都瑶里古镇

在中国,无数人都知道景德镇;在江西,无数人都听说过瑶里。

瑶里属于江西省浮梁县,距景德镇市约60公里,东与婺源县比邻,北与安徽省接壤。数百年前,这里曾经是景德镇制瓷辅料最重要的产地,是徽商贩茶的必经之路,而在20世纪30年代,梅岭星火又在这里燎原到中原大地。

 

瑶河流域是景德镇瓷业的发祥地,景德镇瓷器的主要原料——高岭土就产于瑶里附近的高岭山。在瑶河沿岸的山水之间,既有多处瓷业生产基地——矿坑、窑址和作坊,又有为之服务的交通体系——水运码头、古驿道,还有由瓷业及其贸易支撑起来的聚落体系——商业码头、集镇、村落。瑶里原名窑里,正由窑而得名。明代之后,景德镇成为瓷业中心,瑶里的制瓷业逐渐衰落,成为单纯的原材料产地;到了清代,高岭土矿藏也采掘殆尽,瑶里的经济就此一蹶不振,茶叶生产逐渐成为当地的经济支柱。近代之后,由于地处山区,又远离任何一条现代交通线——公路、铁路,瑶里进一步衰落,她曾经有过的那一段辉煌历史逐渐被凝固和尘封,被世人所遗忘。但正因为她被遗忘了,她的自然环境和聚落风貌才依稀如故,虽然苍凉,但也足能使人忆起曾经的繁忙。

瑶里历史悠久,人杰地灵,风光秀丽,景色怡人。奇岩飞瀑,原始森林,江南古祠,明清建筑,古窑遗址,革命旧居无不让你流连忘返。瑶里古建筑群:瑶里村古建筑群规模庞大,至今保存完好的有明清商业街、宗祠、进士第、大夫第、翰林第、老屋、狮冈胜览等。其中以一步岭建筑群最具代表性,这里集中了一步岭牌楼、老屋、大夫第、狮冈胜览等,都是较典型的徽派老屋。

狮冈胜览建于清朝末年,是一幢融中西建筑风格为一体的民居。屋内门窗、房梁上约有涉及吉祥图案、四大名著、古代戏文等内容等的上百幅木雕,雕刻刀法都如剪纸般精细流畅,疏与密的处理、精与细的对比都匠心独具,充分显示了木板纹理的自然美。

 漫步古镇,木格窗,朱漆门,栋宇鳞次的白墙黑瓦倒映在水中,野鸭在水中嬉戏,时常划破水中倒影的静谧。雨,不知什么时候又稀稀沥沥起来。细细的小雨轻拍着窗棂,滴答滴答,水面又缓缓的荡起一圈圈涟漪,不急不徐地晃开,直到把古村的淡泊和从容渲染的淋漓尽致。

 瑶里绵延数十里的徽州古道也基本保持了明清时代的原始风貌。连日的细雨润湿了几万块麻石铺就的路面,麻石一块块地镶嵌在一起,年代久了,走的人多了,岁月抹去了它的粗糙和尖锐,就显得很光滑了。

    当年,数不尽的商人就奔波在这条贩茶之路上。而家中的女人只能在盼望中寂寞老去。当诗人白居易遇到一位曾“名属教坊第一部”的弹琵琶女子,问他丈夫去哪里的时候,她幽幽地说“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作为浮梁县重要茶产地的瑶里,有没有听到过琵琶女丈夫的足音呢?

  瑶里山水人文景观分布在青山绿水间。一下车,我们便游瑶里古村落。村里清一色的徽派建筑,马头高翘,粉墙黛瓦,依山傍水,古色古香。岁月在百年老屋的柱子上刻下沧桑,河埠石阶上的水痕已慢慢地褪去,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在老屋斑驳的门槛上闲坐着,目光中透出他们的生活平淡而宁静。老屋经历过雨雪风霜,那雕刻得栩栩如生的人物、书写得对仗工整的对联,依稀可见,仍保存着许多文化的痕迹。触摸一下古村落博物馆内陈列的古朴的农具,你会感到时光正像村中的河水一样流逝。瑶里地处景德镇所辖浮梁县境内。山水陶源,处处弥漫着浓重的文化气息。历经宋元明清,一座座古窑建在山青水秀的河岸边,熊熊的窑火,曾经映红过山间的夜色。神奇的窑火,烧红了一件件精美的陶器,把各种花鸟虫鱼的图案永久地印在了陶罐上。如今,古窑虽已荒废沉寂,但仿佛还在述说着瓷都历史的久远和陶瓷艺人曾经创造的灿烂的文化。而令我们更加惊奇的是,几百年匆匆过去,旧日的水车竟还在嘎嘎作响,旧日的釉加工作坊竟还在顽强地按古法生产着釉料。这并非做秀。导游说,当地农民早就从祖先那里学到了制釉的好手艺,穿越了历史的风雨,制出的釉现在竟仍然在瓷器辅料市场上流通。沿着河边的古窑址走一走,看一看我们的先人在简陋的作坊中,用手工将瓷土制成一件件让世人赞叹不已的陶瓷,你会懂得:人类源于土,又复归于土;人因使用火而告别蒙昧,又因融汇土与火而创造了陶瓷造型艺术。土最博大洁净,养育了人类,使人类生生不息,不断净化着精神境界。

汪湖叠翠:沿着泥泞的山道走了1个多小时,才被扑面而来的瀑布拦住了脚步:一道高近数百米的洪流,在高山峭壁之间凌空直泻,通体仿佛笼着一层轻纱。飞流落下,激得满山谷一片珠飞玉溅,隆隆的水声,仿佛众多大钟互相撞击。

    这就是瑶里绿色中最壮观的一幕:南山瀑布。它全长400多米,落差达220米,挂在光滑闪亮的绝壁上,绝美壮观。瀑布的周围高山环绕、嶙峋的山崖藤缠葛绕、古木参天,壮丽之外又呈现出几分肃穆之美。

    汪湖原始森林的绿色同样醉人:成千上万种植物用几千种深浅不一的绿色冲击着我们的视觉空间,参天古木,缠绕古藤,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木板搭建的“栈道”在林间穿行,路边不时有枯死的巨大古树倒在地上,和树叶一起慢慢地腐烂,化为泥土,回归自然。地上匍匐着各种藤叶枝蔓,从树干阴影里顺着巨大的树干向上攀爬,在我们头顶织出密密的窗帘,把丛林几乎充填的密不透风。林中有条山涧,溪水清澈见底,游鱼可数,时而哗哗地流淌,时而积水成潭。这一切是那样的自然、流畅、和谐。

    间或从森林深处传出一两声鸟叫,循声望去,却看不到任何鸟儿的身影。

    我们默默停住了脚步,生怕惊扰这些森林的主人。

    忽然间,鸟叫虫鸣,此起彼落,穿插着其他知名或不知名的动物不同调子的叫声,仿佛一曲丛林交响乐。

    在大自然的声音里,我们行走的脚步逐步加快,但心却象被催眠了似的,逐渐平静下来,仿佛进入了那只有在梦中才有过的,纯洁透明的伊甸园。

 瑶里程氏宗祠是整个村庄里最引人注目的建筑,依然保持着过去的样子,仿佛是在固执地守卫着什么东西。在祠堂中的屋梁上有很多关于程咬金的木雕图案,据导游说,这里的程姓人家都是程咬金的后裔,所以他们对程咬金推崇备至。

这也是1938年由陈毅主持的新四军抗日动员大会的会址。现在祠堂内仍然按70年前的布置,

不过,当年敌人斥为“草寇”的红军游击队能够正大光明地走进祠堂开动员会,已实属不易。难以想象游击队在附近里的梅岭中是怎样度过了风餐露宿,昼伏夜行、艰苦卓绝的血与火的三年,很多年轻的游击队员只因饥饿和疾病便在丛林中悄然倒下,他们的生命宛如划过梅岭上空的流星,短暂而璀璨。

走出程氏宗祠,跨过河边的小桥,再随着导游拐进几条曲折蜿蜒的小巷,才发现了隐没在民居中的陈毅故居。这座旧宅原名“敬义堂”,修建于清朝嘉庆年间。1937年11月、1938年2月,陈毅两次到瑶里指导红军游击队改编事宜时,就工作生活在这里。后来,在此成立了新四军驻瑶里留守处。 如今,逝者如斯,硝烟不再,这小小的地方留给后人的,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